您的位置:主页 > 郑州商品交易所 > 人民币期货 > 正文

与伊世顿公司自有账户组组成账户组

时间:2019-01-12 04:09    来源:www.vs.net    浏览次数:176    字号:TT

明规则、识风险、远离市场操纵 刘增铖:遭现货巨头“猎杀” 刘增铖,男,广州市期货理财专家,中国期货行业顶

上海市一中院认为,伊世顿公司、被告人高燕、梁泽中、金文献的行为均构成操纵期货市场罪,系共同犯罪,且系情节特别严重。金文献的行为又构成职务侵占罪,依法应当两罪并罚。但鉴于伊世顿公司能认罪、悔罪,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高燕、梁泽中均具有自首情节,能认罪悔罪,依法可以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鉴于金文献两罪均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分别减轻处罚。

上述高频程序化下单软件也被指未按照要求通过期货公司,而是通过“直连”中金所以获得更快的下单速度。在这其中,另一名被提起公诉的关键人物华鑫期货前术总监金文献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据悉,金文献帮助伊世顿隐瞒实际控制的期货账户数量,并协助伊世顿公司对高频程序化下单软件进行技术伪装。

王先生表示,多头以国内一家塑化贸易领域内的龙头企业为主,还有其他5-6家现货商或私募机构跟踪这一市场。“这些现货企业和私募有丰富的期货下单经验,他们认为当前PVC期货已经相对现货贴水,而且23日当天跌停后的基差十分罕见,原油期货下跌并不支持PVC期货如此大跌。”

徐翔都被秒成渣的伊世顿操纵期货市场案

2014年10月23日,城头变幻大王旗。当刘增铖的博客首页还停留在2013年度中国私募基金最高殊荣——“总冠军”奖牌的展示页时,转折却悄然来临:银闰铖功5号10月23日因为投资标的价格波动引发净值从前一天的0.8元/份跌至0.647元,当日跌幅达到23.16%,,同时也跌破预警线0.75元以及止损线0.70元,故而触发清盘诉求。

财新记者也曾走访伊世顿注册地并获得其财务。伊世顿公司虽注册地为张家港,办公地点却为上海;声称从事有色金属等贸易业务,却有着与其主业不相符的投资收益;没有实物资产,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98.6%。

案件简述

伊士顿的两名直接负责人员高燕和梁泽中也分别被判刑。高燕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梁泽中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

另据财新记者了解,伊世顿还与国内私募基金富舜投资成立了多只产品,主要以股指期货为投资标的,下单量占市场下单量3%。截至去年的6月末,上述多只产品已获利3.3亿元。

“不要小看不活跃的品种,PVC期货虽然不活跃,但是自2009年5月25日上市,长时间以来沉淀了许多现货企业。他们对市场有着敏锐的判断,而且有着套保、套利的需求,随时闻风而动。而且,刘增铖看空PVC期货的逻辑本身就有漏洞,这让现货商捕捉到了市场纠偏的机会。”一位知情人士王先生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伊世顿最早纳入公安调查组视野是因其账户组异常。但在后期的调查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其涉嫌隐瞒多个账户关联关系、绕过期货公司柜台风控直接接入期货下单所、洗钱等。

2015年初,伊世顿公司将自行开发的报单下单系统非法接入中金所下单系统,直接进行下单。同年6月1日至7月6日,该公司利用以逃避期货公司资金和头寸验证等非法手段获取的下单速度优势,大量下单中证50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沪深30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共377.44万余手,从中获取非法利益人民币3.893亿余元。

华鑫期货公司技术总监金文献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和职务侵占罪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经查明,金文献除为伊世顿公司接入系统提供便利外,还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华鑫期货有限公司资金人民币1348万余元。

在狂赚20亿元后,伊世顿面临外汇管制问题,还曾试图通过比特币中国(BTC China)实现资产转移,但因其信息披露难以过关,最终因未能提供比特币中国在注册账号时的“客户背景审核实名认证(KYC)”而失败。

审判结果

案件发生在2015年股灾期间,当时新华社报道伊世顿国际贸易公司,利用660多万起始资金(其中360万还是借的),搞股指期货短短时间赚了20多亿。今年案件有了新的进展,6月23日上海市一中院经审理查明,伊世顿公司此次非法获利人民币3.893亿余元,这一数字较此前新华社报道的20多亿元减少很多,但还是十分惊人,其背后是踩踏了多少散户的累累白骨才有敛得如此多的财富。

在公安介入调查前,伊世顿已经蛰伏中国股指期货市场两年时间。在贸易公司的马甲保护下,两名俄罗斯人扎亚及安东注册的伊世顿贸易大量参与股指期货市场,并利用快于国内机构的高频策略快速积累财富。

但对两名俄罗斯实际控制人并未进行宣判,仅表示另案处理。目前尚无上述两人已被抓捕信息。

2013年6月起,伊世顿公司为逃避证券期货监管,通过高燕、金文献介绍,以借用或者收购方式,实际控制了19名自然人和7个法人期货账户,与伊世顿公司自有账户组组成账户组,进行中国金融期货下单所股指期货合约下单。

据王先生透露,23日5型电石料华东市场自提报价在5990-6060元/吨,华南主流在6070-6100元/吨自提,当时期货已经贴水,而当日跌停价为5350元/吨,基差(现货-期货)高达600元/吨以上。

6月23日上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对伊世顿公司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判处罚金人民币3亿元,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3.893亿元。

“一位日常与我们沟通较多的现货商认为,这么大的基差是罕见且不合理的,于是给我们打电话,说出现做多机会,我们分析后认可他的逻辑,就在当天做了一把多。事实证明现货商的逻辑是对的,大家也都没想到刘增铖在做空,事后才知道。”一位参与做多的私募人士表示。

发人深省的是,PVC期货是一个并不活跃的品种,大部分时间成交量不足万手,头寸不超过3万手。这样一个弱流动性品种,为什么会葬送刘增铖的绝地反击之梦?其背后的终结者到底是谁呢?

根据刘增铖的道歉信以及相关知情人士的透露,事情的大致经过复盘如下:10月23日之前,刘增铖大部分基金产品的净值都在0.8-0.9之间,他需要一个极佳的行情来完成反转。刘认为最近外盘原油大跌,国内前期化工产品大部分都跌幅可观,只有PVC期货跌幅较小,便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押在了PVC期货的补跌上。

据财新记者了解,伊世顿的境外团队设计研发出一套高频程序化下单软件,远程操控、管理伊世顿账户组的下单。该账户组通过高频程序化下单软件自动批量交易、快速交易,申报价格明显偏离市场最新价格,自买自卖,利用保证金杠杆比例等下单规则,以较小的资金投入反复开仓、平仓,使盈利在短期内快速放大。

23日开盘PVC期货主力1501合约很像要跌停的样子,刘便加仓做空1501合约,PVC期货1501合约顺势跌停。

刘增铖的预想是在第二天顺势获利平仓,但令其没有想到的是,当天跌停后不久,1501合约便涌现出不可小觑的多头力量,该合约在跌停板停留几分钟后开始大幅反弹,并触及其止损位。刘增铖决策平仓,但是因为合约流动性较弱,并未如他所愿平仓,导致其基金产品净值随行情波动跌幅较大。

事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