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郑州商品交易所 > 大蒜期货 > 正文

如何避免“错杀”

时间:2019-01-12 11:13    来源:www.vs.net    浏览次数:152    字号:TT

本报记者郑重济南报道发迹于寿光大蒜电子盘后在业界一度叱咤风云的董自刚最终还是栽在了“电子盘”上。12月22日

   在下发本次通告之前,盐城经开分局经提请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在9月下旬对张国亮、董自刚进行逮捕。

   “盐城警方此前来金乡调查取证时通报,亏空的保证金最终核定为1.5亿元左右,而实际追缴款项2100万左右,这样赔付比例应该在百分之十几。”张军告诉本报记者。

   金乡作为“蒜都”,云集了全国各地的贸易商,其中不乏资金过亿元的大户,实力在百万以上的中等贸易商更是普遍,而恒丰盘受到损失的大都是金乡的蒜商。

   发迹于寿光大蒜电子盘后在业界一度叱咤风云的董自刚最终还是栽在了“电子盘”上。

   “从已事发的案例来看,违规炒作、价格偏离、与客户对赌下单等种种乱象,让人匪夷所思。”李树森认为,介于现货与期货间,身份较为模糊的电子盘下单均存管理与制度上的不规范,导致诱发了很多坐庄、恶意炒作的行为,使电子盘脱离了促进资源市场和控制成本价格的本性,而成为纯粹炒作和一部分人获取不正当利益的工具。

   发迹于寿光盘的董自刚来到金乡,2009年接手南店子盘,不料被其董事长寻庆敏采用暴力手段挤走。此后董自刚加盟恒丰盘,同时“喊”上了一批金乡的“炒蒜客”。

   “过去只要董自刚一说话,东南亚大蒜都要抖三抖。”一直跟踪大蒜电子盘的张军12月25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董自刚在业内被尊为“蒜神”, 曾准确判断2005年至2007年的行情而收获颇丰,巅峰期可调度资金上亿元。

   12月22日,江苏省盐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下称“盐城经开分局”)发布通告,将恒丰电子盘定性为变相期货市场。在此之前不久,恒丰电子盘董事长张国亮、原总裁董自刚都已被正式批捕。

   “炒蒜”在金乡似乎已成为财富和一夜暴富的代名词。但随着恒丰盘的垮台,“炒蒜”再次成了大蒜投机者的梦魇。

   这也成为引起业界侧目的一个关键。

  投机者的梦魇

   另一个让业界感到恐慌的是盐城经开分局责令各下单商必须在2013年1月1日之前投案自首,并退回获取的下单手续费返佣。据本报了解,在平台建立后,恒丰农交所在全国招募了472家代理商,协助其发展下单商进入平台下单,代理商据此获取30%-70%的下单手续费返佣。

   “盐城经开分局对恒丰电子盘的定性将一直饱受诟病的整个行业再次推上了变相期货的风口浪尖,因为恒丰电子盘采用的下单模式,正是大宗商品中远期市场普遍采用的下单模式。”山东树森律师事务所所长李树森对记者说。

   在张军看来,作为类期货市场,电子盘下单最大的作用原本应是套期保值。但当投机者倾其所有甚至举债借贷梦想借此发财时,似乎一切都变了味。

   据本报了解,这位山东临沂人在7年间先后操盘过金乡南店子盘(金乡大蒜国际下单所)、恒利盘(山东恒利农产品下单所有限公司)。董自刚在南店子盘失利(见本报此前相关报道)后转战恒丰电子盘,出任恒丰盘总裁。

  定性为“变相期货下单”

   就在盐城警方发布通告的前不久(12月13日),,筹备近一年的大宗商品下单市场流通分会(下称“分会”)13日举行新闻发布会时称,11月26日民政部已发文同意该分会成立,准予登记为隶属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社会团体分支(代表)机构。

  争议

  本报记者 郑重 济南报道

   在大宗商品电子下单市场资深人士罗煊看来,在下单模式上,目前的中远期市场普遍采用当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强行平仓制度和保证金制度等,并将商品划为等额小计量单位,进行标准化电子合约下单。如果恒丰电子盘被认定为变相期货市场,其他市场也将面临类似的定性。

   12月22日,盐城经开分局连续下发三份通告,包括《关于恒丰案件通告》、《关于敦促恒丰公司代理商投案自首的通告》和《关于对恒丰公司非法经营案下单商应发还数额进行核对的通告》。

   “如果按照这个原则推算,整个行业将都面临非法期货的指控,这是给整个行业泼了一瓢‘冰水’,行业面临着生死危局。”罗煊分析道。

   上述通告称,该局自今年7月开始对恒丰电子盘立案侦查。经查,犯罪嫌疑人张国亮、董自刚等人租用郑州某研究中心服务器设立电子下单平台,将大蒜等7个农产品权益等额至最小计量单位为每手,以没有实物对应的期货合约为下单对象,以T+0的模式采用集中匿名竞价和保证金方式进行标准化电子合约下单,并由“恒丰公司”为买卖双方提供履约担保,实行当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强行平仓制度和保证金制度。经国家清理整顿各类下单场所部级联席会议办公室认定,恒丰公司的经营性质为“变相期货下单”。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盐城经开分局发布公告称,“通过专案组前一阶段工作,已追缴部分账款,拟于2013年春节前对13000名经销商进行第一次发还”。

   “如果严格按照国家整顿大宗商品中远期市场的文件执行,参照本次对恒丰电子盘的定性,国内所有中远期大宗商品市场都将面临转型甚至退出。”在罗煊看来,在目前的行业乱象中,一些优秀的市场在为实体经济发挥着重要的“正能量”,如何避免“错杀”,而不是一刀切地全部砍掉,将考验管理者的智慧。

   恒丰盘之前各电子盘崩盘的处理过程中,并未出现变相期货的认定,而是多以非法经营罪、操纵市场罪等处理,有的甚至没有进入司法程序,以协议平仓等方式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