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郑州商品交易所 > 大蒜期货 > 正文

是多种因素造成的

时间:2018-12-10 07:43    来源:www.vs.net    浏览次数:160    字号:TT

开冷库的为炒蒜者供“弹药”

好似赌博

     近期大蒜的价格波动总是牵动着众多人的目光,其价格上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正常供需、市场趋暖、价格回归等合理因素,但也不排除背后各种资金的投机性炒作。
闲置资金进入
  “消费者对大蒜的价格存在误区,自2011年以来,大蒜长时间的低价位运行被消费者视为正常,而把4.5—5.5元/斤正常价格的回归视为炒作,按照目前种植成本、库存成本及考虑贮存企业、收购商、蒜农三方收益来测算,大蒜价格在4.5-6.0元/斤较为合理。”金乡县商务局大蒜产业办公室主任孙海瑞说,大蒜是生鲜农产品,必须低温储存,应区别于其他农产品,而不能简而化之视之为囤积行为,贮存企业、收购商和蒜农为利益共同体,蒜农、蒜商、储存商都有收益才能使大蒜产业健康发展,虽然个别储存商低价位采购高价位卖出,确实存在暴利,但并不代表整个大蒜市场行情。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大蒜每年收获一季,并不是全国各地都能种植,主要集中在山东、河南等地,金乡产区是全国的主产区,全世界也就十多个国家有条件种植。因此大蒜国内外的需求各占一半。
倾家荡产或一夜暴富
  为了保障蒜农的利益,从2015年开始在政府主导下,大蒜可以入保险。根据过去三年大蒜平均生产成本,确定了大蒜目标价格为每斤1.73元,保费为250元/亩,投保农户只需承担50元,其他的由各级政府承担,最高理赔金额可达每亩2500元。如果6月至8月大蒜集中上市期每斤低于1.73元,保险公司将给予差价补偿。
  本报记者 庄子帆 黄广华 
  周老板的经历,从业多年的孙先生已见得太多,因多种因素导致大蒜价格不稳定,亏得血本无归或是月赚上百万的人也是比比皆是。“我是一个很保守的人,风险太大了,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涉足过‘炒蒜’。”孙先生说。

  在大蒜这个利益链条上,还活跃着这么一种职业,大蒜经纪人,也就是大蒜下单的中介。经纪人刘经理告诉记者,他们赚取的是买卖双方支付的服务费,从地里收蒜时每吨收取40元的服务费,从库里出的蒜每吨收取20元的服务费。
  “炒蒜”的人群很宽泛,指的并不是特定的人,无论是储蒜商、经纪人还是开冷库的人,在大蒜这条产业链上的从业者,只要有资金都可以进入这个市场,所做的便是大蒜最后的一个买卖环节。不同的是,储蒜商是在收购季节拿货,炒蒜是直接从冷库里拿货。
  记者在大蒜全国主要产区金乡了解到,“炒蒜”的出现,究其原因就是热钱充足,热钱就是买涨不买跌,经纪人和储存商在涨涨跌跌中获利,但投资中有对赌的因素在里面。
  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杨桂华说,每年大蒜的产量是一定的,今年金乡产区的储存量为125万吨,相比去年的154万吨减少了近30万吨,卖一点少一点。而且大蒜的价格受种植面积、天气情况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今年蒜价上涨,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主要原因是今年出现冻害,全国减产20%-30%,储存量减少。”杨桂华说,现在融资渠道宽,部分闲置的社会资金进入大蒜市场;去年不少蒜商赚到钱,今年的收购热情高,加之蒜农的人工成本增加等多种原因导致今年的蒜价上涨。
信息不对称
  在这一行业摸爬滚打已经有10年时间的刘经理显然对自己的市场判断很有自信。“我不仅为买卖双方提供货源信息,也参与‘炒蒜’,基本上每次出手都没有失误过。”
“炒蒜”直至下单末端

  11月份,正是大蒜大量出库的时间。8日上午,金乡大蒜国际贸易市场很热闹,一车车大蒜从冷库中拉出来,到市场上再进行分装,从这里销售出去的大蒜将发往世界100多个国家。大蒜这种农产品比较特殊,如果不冷藏过了夏季便会生芽,所以从地里收获晒干之后要存入冷库,蒜商也从市场上购买大蒜储存到冷库中。仅金乡一个地方就有200万吨左右的储存能力,开冷库形成了规模。
  为破解大蒜信息不对称、价格不稳定等问题,金乡县成立了大蒜指数编制工作领导小组,编制发布“中国·金乡大蒜指数”,指数体系包括“金乡大蒜价格指数”、“金乡大蒜生产者效益指数”、“金乡大蒜出口价格指数”、“金乡大蒜储存量指数”、“金乡大蒜景气指数”等大蒜指数。   

价不稳咋破
  冷库的从业者不仅为储蒜者提供储存服务,而且还多了一种盈利的方式,提供储蒜资金。“我们将冷库作为抵押物向银行贷款,然后再将钱贷给储蒜商,蒜商的大蒜便是抵押物,我们从中赚取利息。”孙先生除了自己种蒜之后,还开了一家冷库,能储存2300吨大蒜,他告诉记者,这些钱大部分都借给“炒蒜”的人使用。
  一位周姓老板就是位“炒蒜”者,在今年一月份以4.36元一斤的价格购买了500吨蒜,总价值450万元,除了150万是自有资金,剩下的钱通过贷款筹得。到了3月份,大蒜的价格涨到了5元多一斤,周老板判断还会再涨没出手。果然,没过多长时间大蒜每斤涨到了6元多,可周老板依然没卖。不料之后,大蒜的价格一直走下坡路,一度跌破5元钱一斤。最终,周老板担心价格继续下跌,以每斤4.1元的价格出售。“那时新蒜快要收获了,再不卖或许赔更多,当时心里已经很恐慌了。”周老板说,当时加上利息和库存费,赔了接近80万。
  大蒜入冷库储存所占资金较大,不少人从中嗅到了金钱的味道,社会上大量资金涌入市场。大约从2003年开始,大蒜被推进了金融市场,成为一种“期货”,这种标的物的价值不仅仅由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社会热钱的流入也成为其很重要的决定因素。也就从那时起,“炒蒜”这个新词汇出现在市场上。金乡是全国最大的大蒜下单市场,每天大约有6000吨的销售量,这里聚集了全国各地的蒜商,“炒蒜”客也瞅准了这个核心地带,很多蒜商将蒜储存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