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期货新闻 > 法律法规 > 正文

找回去年损失的100万元

时间:2019-01-09 00:56    来源:www.vs.net    浏览次数:110    字号:TT

济南时报 请保留版权

  在通话中,他把王勇在私募投资上的亏损归结为操作水平问题和投资本身的风险性。但记者在他发给中间人的消息里看到他这样一段个人介绍:济南永大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基金经理,具备10多年股市实战操作经验,历经牛熊轮回,几经生死,在持续的证券理论学习、长期的上市公司跟踪研究及实战操作基础上,最终形成了一套自己独有的价值投资理论。其能够通过灵活的投资下单策略,抓住价格偏离价值的机会,在价格偏离与回归中获取收益…… 他表示双方曾经想过私了,方式就是由王勇投资,他从期货上再帮王勇把钱赚回来,但王勇不接受。听到此话,旁边的王勇念叨:“做梦呢。”通话的最后,牛建华称:让他(王勇)走法律途径吧。
  去年2月,私募基金经理牛建华找到王勇,称有个私募基金要保壳,投资不用太多,起初王勇没有答应。随后,牛建华找到中间人反复做工作,称王勇只需要稍微投入一点,两个月后他能赚四万五千元。王勇有炒股票的经验,尽管对私募不懂,为了资金安全他与牛建华签订了补充协议。牛建华承诺,对王勇的投入资金保本保息,确保资金安全。王勇称:“我经不住忽悠,就买了他指定的私募基金产品份额200万份,实际出资180万元,牛建华出资20万元,以我的名义认购。”

  

  去年,,60岁的王勇自筹加借款180万元投资,误买私募基金,不幸的是,去年能盈利的私募基金极少。他毫不懂行,被30多岁的投资经理牛建华(化名)牵着鼻子走,他亲切地称呼他为小牛,对方却在关键时刻拒接他电话。从2018年2月到8月,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他为这支私募耗尽心力。2019年,他的新年心愿就是用尽办法,找回去年损失的100万元。他的新年期盼就是希望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不要被各种投资所骗。
  去年六、七、八三个月里,王勇一边不断跟牛建华取得联系,劝他赎回,不要越陷越深。另一边他找到基金协会,投诉牛建华的不当操作。在去年8月29日由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监管局发回的举报回复函里判定:牛建华经营的济南永大投资公司存在部分登记备案信息未及时更新、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积两次以上;未保存私募基金投资决策和下单相关资料;牛建华本人在私募基金销售过程中的上述行为涉嫌违反《基金从业人员职业行为自律准则》的规定。
  其实在举报回复函里,证监部门也给王勇要求赔偿损失以及终止基金合同的民事诉求给予了指导:调解、仲裁、诉讼等。山东鲁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赵静表示,回复函中关于牛建华不当操作的判断可以作为王勇诉讼的抗辩理由,但由于这场下单里,口头协议太多没有落实到纸面,王勇要赢需要费些功夫。但王勇最终还是选择依法维权。
  王勇拿到手里的合同充斥着专有名词,他表示看不懂,对方却说,根据证券管理的规定,不能写得太清楚,“我该付利息就付利息,该还本金就还本金,风险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近日,记者在经七路一栋破旧的公寓里见到了王勇。他头发花白,看起来没大有精神。这里是他暂时躲债的地方,因为投入私募的钱,有一部分是借的。
  到了去年5月份,王勇逐渐坐不住了,自己到托管的证券公司查账,发现已经亏到160多万。王勇随即向牛建华发出警告,要求他停止操作,牛建华索性跟王勇断了联系,电话不接,微信拉黑。去年6月份,王勇通过各种途径多次劝他“不要再炒啦,这样下去会很严重。”但对方不听,还放话让王勇打官司。
  王勇的律师表示,补充协议上存在陷阱,第四条规定“业绩亏损,如果基金期满结束,甲方(王勇)累计净值低于1,则由乙方(牛建华)补足甲方累计净值达到1”。那时王勇并不知道私募基金净值亏损后,要补很难。而且,当初双方口头协议,采用轻仓或半仓进入形式,牛建华失信选择了全仓,而且他还进行了融资融券、杠杆放大等一系列“令人窒息的操作”,这番操作下来,更是加剧了亏损。
  合同里专业词看不懂,却一头扎进私募投资

几次要求赎回止损被拒他选择投诉
  这两个月里,王勇不断与牛建华接触。去年3月,牛建华还给他看账户有没有亏,实话实说,后来就以保密等各种理由搪塞。王勇对于私募基金操作的条例一无所知。即便此时账户已对他不可见,也没有引起他的警觉。他依然信任小牛能按照事前口头承诺的那样轻仓进入,进个几十万不会亏损太多。
  王勇把他的经历定义为“(遭遇)新时期的有牌照的诈骗行为”,最终只赎回连本加息88万。这场风波里,他认为唯一庆幸的是,中间人并非“同谋”。记者采访当日,以王勇朋友的身份拨通了牛建华的电话。
  在证监部门施压下,直到去年9月份,牛建华才允许王勇对投入资金进行赎回,这期间连本金带利息已经亏损了100万。而此后,他在洪兴大厦三楼的公司大门紧闭,本人也似乎人间蒸发,再也不接王勇及其中间人的电话。
  在中间人提供的聊天记录里,记者发现,去年3月9日,牛建华还称净值增至1.002是盈利的;3月26日,账户资产跌到194万;5月9日不到195万……中间人向牛建华发了近千字的消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要求赎回,牛建华回复:让他起诉吧,补充协议无效,他不会赢。到了去年6月4日,牛建华再次回复:不要再发短信和打电话了,净值会回来的,按基金合同走。
  在记者咨询一区级金融办相关科室负责人时,对方也表示去年是私募的寒冬,盈利的是少数。“老年人攒钱不易,不要轻信任何自己不懂、看起来玄乎、虚高回报的投资。”他说,防范老年人被骗全社会一直在做,但老年人被骗却越来越多。 (记者刘杰)
本息仅收回88万他选择走法律途径
短暂盈利后,账户变成对自己“不可见”
  结果,到了两个月以后,王勇的资金出现了亏损,他立即要求赎回。没想到牛建华翻脸,原先承诺的保本保息、承担亏损责任也不再作数。“当时他说,市场不好我也不愿意亏损,你自认倒霉吧。”王勇说,两个月前后,小牛完全是两副面孔。他至今记得被中间人带着,跟小牛的第一次会面。印象里,30来岁的小牛意气风发,信心满满,对他也很客气。2个月后,王勇却觉得小牛似乎换了个人,“态度非常蛮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