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期货新闻 > 法律法规 > 正文

也开始寻思拓宽在量化投资领域的产品线

时间:2019-01-07 23:12    来源:www.vs.net    浏览次数:92    字号:TT

监管对量化对冲影响有限期指贴水挤压套利空间-股指期货频道-和讯网

  对于股指期货-ETF来操作的期现套利,该经理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些一般都是做正向套利,买ETF卖期货合约。“但现在的市场情况是期指贴水,所以理论上讲应该反向套利,卖ETF买期货合约。反向套利就只能通过融券去卖了,这就会受影响。”

  多数量化对冲基金人士认为,监管层的政策对于行业整体的影响并不如外界想象的大,仅有特定的高频策略易受到限制,相比起对监管政策的担忧,股值期货大幅贴水成为行业目前最大的困扰。

  虽然市场上不乏如上对于融券抑制流动性之忧,但也有不少受访机构人士表示,当下监管规则的调整对量化对冲基金的影响其实并不如外界所想那么大,需分不同策略而言,并不能一概而论。

  由此可见,反向套利的核心在于借到券。而该经理和国金证券(600109,股吧)资产管理公司投资总监石兵都同时向记者强调,融券下单本身的市场规模也比较小,算是比较稀缺的资源,而且大部分都给到各券商营业部了。“因为融不到券,所以反向套利操作难度很大。反向操作空间小,正向的现在做不了,期现套利受到的影响自然也就不大了。”石兵如是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第一创业证券战略与研究总监李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量化对冲基金格外看重的是能够在任意的价格上以任意的数量买卖,而这一点则需要靠市场充足的流动性来实现。”

  虽然当前量化对冲基金确实处于暂时的操作瓶颈之中,但受访人士也多表示在市场情绪平复后,量化对冲产品的收益将步入正常轨道。“贴水的情况每年都会有,,但今年市场大幅下跌之后,贴水的时间会长一些,但影响不会很大,等到市场企稳,股指期货升水之后,应该就会有好转。”石兵告诉记者。

  一名私募合伙人认为,很多市场中性策略在期指大幅贴水的情况下,开仓十分不利,正向期现套利的机会很少。“另外部分频率较高的统计套利策略如果以较低仓位操作,也是可以的。但现在因为市场失灵了,所以对事件驱动和阿尔法策略会有影响。因为极端情况下,历史模型是没有办法有效预测市场情况了。”该私募合伙人说。

  “利用融券来做的ETF套利,投资者一般可以通过融券卖出,买入成份股转换ETF还券等方法进行日内跨品种套利。这种用融券来操作的品种,尤其如果加了杠杆的,可能受影响就比较大了。”不过该基金经理同时向记者强调,普通的申赎套利,即传统的ETF折溢价套利不涉及融券,所以不受影响。

  除此之外,上述私募合伙人还表示,当下正是考验量化对冲基金管理人能力的时刻,“如果管理人比较聪明的话,其实也能带来一些超常规的投资机会。现在这个时候对管理人的要求比较高,看他们的灵活性,是否能对程序和策略进行有效调整,对市场的判断等。”

  就限制高频下单来说,直接受影响的便是采用偏高频的量化对冲策略,如日内高频和股指期货跨期套利等。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多位量化对冲人士处获悉,采用高频下单的机构和产品体量并不大,所占比例也偏小。

  就融券改为“T+1”来说,受到影响的是利用融券来做空的量化对冲基金。据华南地区一家基金公司的量化投资经理向记者介绍,这主要会影响到部分利用融券来做的ETF套利和期现反向套利。

  Wind数据显示,截至昨日收盘,现货沪深300指数收盘跌2.06%,报3866.9点;主力合约IF1508较现货贴水104.3点。中证500指数收盘下跌1.29%,主力合约IC1508较现货贴水352.94点。上证50指数收盘跌1.88%,主力合约IH1508较现货贴水38.26点。

(责任编辑:HN054)

  7月31日,沪深下单所对涉及高频报撤单的证券下单账户进行限制下单;同日中金所对股指期货手续费做出调整,并以限制报撤单数量的形式划定了在股指期货端“异常下单行为”的界限;随后的8月3日,沪深下单所深夜将融券操作正式由“T+0”改为“T+1”,翌日包括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在内的多家券商宣布暂停融券下单。

  虽然从采访的情况来看,大多数量化对冲基金人士都认为监管规则的调整对于行业整体来说冲击不算大,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也同时了解到,大多数量化对冲产品目前都处于低仓位或者空仓状态,除却采用高频策略的产品是出于监管限制而“不得不”空仓观望,许多身处监管之外的产品也都减仓甚至空仓了。

  既然业内普遍认为监管调整并没有构成太大的阻碍,量化对冲基金当下集体“轻仓空仓”的原因究竟何在?

  融券“T+1”新规祭出后,有分析指出此举虽有助于降低市场波动,但从某种程度上也对机构利用融券做空造成了极大的限制,降低资金周转效率,进一步抑制市场的流动性,而流动性对于量化对冲基金来说,却是至关重要。

   监管措施对量化对冲影响有限

  石兵向记者表示,他旗下的产品也都已经空仓。“现在确实比较难做。但是监管层的限制不是什么大问题,最主要的是股指期货现在贴水比较严重。”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此前了解,部分传统的股票型私募在经历了股灾之后,也开始寻思拓宽在量化投资领域的产品线。对于近期下单规则调整可能给量化对冲带来的“短期困扰”,大多数受访私募机构表示并不会影响公司的布局和项目推进。

   量化对冲产品多空仓

  “他们最害怕的情况是,量化模型计算或者预测的价位和实际成交的价位有滑点,或者滑点特别大,例如小盘股现在买卖价差都很大,买1和卖1中间差很多钱。流动性问题导致买的人少,出钱人之间价差变大,量化对冲模型中的滑点就大,往往导致不挣钱或者赔钱。”李冰如是向记者解释。

  回顾本周以来监管层连连祭出的重拳,高频下单无疑是被关进了暗房,与之直接相关的量化对冲策略更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有分析人士认为,融券“T+1”新规的祭出会直接给量化对冲基金带来较大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