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 > 外汇期货 > 正文

有2/3是可以从银行做外汇远期进行风险管理;对10亿以下的外贸企业

时间:2019-01-06 08:06    来源:www.vs.net    浏览次数:119    字号:TT

中金所总经理戎志平在2018年第14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衍生品市场比股票市场和债券市

  【相关报道】

  “所以我说金融期货为投资经理、金融中介机构提供风险管理的工具,就是最好的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式。从这个角度讲,金融期货下单所能够为投资经理提供高效、低成本的风险管理工具,能够让他有工具可用,而且成本比较低,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戎志平说。

  据戎志平介绍,中金所在2018年围绕着对外开放也做了一些实质性的工作,主要是从下单制度、规则上做了一些准备,对境外投资者非常关心的合格中央对手方的问题,做了评估,争取能尽快得到认证。

  在12月1日举行的2018年第14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中金所总经理戎志平表示,金融期货为投资经理、金融中介机构提供风险管理的工具,就是最好的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式。

  二是增加下单机制。戎志平说,金融期货市场以金融机构为主,头寸主要是机构投资者,他们非常关心机构的惯常用的下单机制,比如说大宗下单、期转现等下单机制,都是在研究,会尽快地推出。(来源:澎湃新闻)

  戎志平认为,外汇期货也是非常必要的。“2014年我们和山东当地的政府部门合作做了一个调研,当时山东10个亿以上收入的外贸企业,有2/3是可以从银行做外汇远期进行风险管理;对10亿以下的外贸企业,只有14%能得到银行的服务,大多数的贸易公司是得不到银行的服务。对小企业来说,避险难、避险贵是非常现实问题。期货市场可以弥补这个短板,为广大中小企业进行汇率风险管理,提供更好的、成本更低、更加方便的下单工具。”

  但这并不意味着衍生品市场的对外开放不重要。

  中金所总经理戎志平在2018年第14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衍生品市场比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更为重要。资金大进大出使市场更不稳定,而衍生品市场则可以平抑这种波动。如方星海副主席所说,中金所正在为股指期货市场常态化下单做准备。同时,对于境外机构投资者关系的一些话题问题,比如合格中央对手方、担保金上限等,中金所已经做了评估。下单机制方面,中金所将尽快推出大宗下单、期转现。

  戎志平:金融期货提供风险管理工具 是服务实体经济最好方式

  中金所总经理:尽快开放衍生品市场是优化股市软环境必要措施

  戎志平表示,目前衍生品市场对外开放还有一定的瓶颈。“首先是股指期货市场,方星海主席致辞中讲了,要求抓紧做好恢复常态化下单的准备,我想这个也是为国际化做准备的必要条件。我们国债期货市场现在在境内还只是证监会管的机构,证券公司、基金、私募可以参与国债期货市场,作为国债持有的主体,像银行、保险还没有进入这个市场,刚才方主席前面也讲了,最近推进银行保险入市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能把这些工作做好也是为对外开放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也是非常必要的。”

【中金所总经理戎志平:尽快开放衍生品市场是优化股票市场软环境的必要措施】中金所总经理戎志平在2018年第14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衍生品市场比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更为重要。资金大进大出使市场更不稳定,而衍生品市场则可以平抑这种波动。如方星海副主席所说,中金所正在为股指期货市场常态化下单做准备。同时,对于境外机构投资者关系的一些话题问题,比如合格中央对手方、担保金上限等,中金所已经做了评估。下单机制方面,中金所将尽快推出大宗下单、期转现。(证券时报)

  “而衍生品本身既是投资者管理风险的工具,也是完善市场下单机制必不可少的工具,无论是从微观上对投资经理来说还是宏观上对市场来说,我认为都是非常必要的。境外投资者他们进入衍生品市场的要求尤为迫切,他们在境外已经习惯了有衍生品的环境中做投资,来到中国以后,做股票也好、债券也好,没有衍生品他们觉得非常不习惯,尽快开放衍生品市场也是优化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投资软环境非常必要的一项工作。”

  戎志平举例称,衍生品对资本形成的作用非常重要,应该发展更多的场内衍生品产品。在股指期货推出之前,ETF市场当时是两个大的ETF,一个是上证50ETF,一个是深证100ETF,这两个的发展路径完全不同,上证50ETF既有期货、又有期权,现在上证50ETF全市场规模第一大,大概400多亿。而深证100ETF没有衍生品,现在规模只有30多个亿,这就是投资者、市场的选择,哪个市场下单成本最低、风险管理成本最低,资金就去哪里。

  12月1日,中金所总经理戎志平在2018年第14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衍生品市场比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更为重要。资金大进大出使市场更不稳定,而衍生品市场则可以平抑这种波动。

  怎么才能实现这个目标?戎志平指出,一是要丰富下单品种。目前来看下单品种还是非常少的,国内的股指期货只有3个,而美国、德国下单比较活跃的品种大概100多个期货,100多个期权;除了宽基的指数,还有大量的行业指数、风格指数供投资者选择、使用,这方面我国与发达市场的差距非常大。

  戎志平说,金融期货很多人认为好像是脱实向虚的,好象离实体经济比较远,其实这是非常错误的认识。一个投资经理投资股票的时候,钱是投到企业的,这是服务实体经济;同时,投资经理背后是投资人的债务,投资人对他的预期、期待,,如果你钱投出去收不回来,你服务实体经济就没有办法持续,就是一句空话。

  戎志平说,当没有衍生品市场时,看好市场的时候加仓,看市场不那么好的时候减仓,非常粗暴、非常简单、非常原始的风险管理方式,这样也是很大程度上造成股票市场、债券市场资金大进大出、价格大涨大跌,这个是非常不稳定的市场。

  此外,中金所还修订了《风险控制管理办法》,对担保金的上限做了明确,这也是境外投资者非常关心的问题,此外还在违约瀑布的优化上做了一些工作。“在下单机制上,境外投资者都是机构投资者为主,他们非常关心机构的惯常用的下单机制,比如说大宗下单、期转现等下单机制,都是在研究,我们会尽快的推出。”戎志平说。

  戎志平介绍,债券市场境外的投资者现在持有的国债已经到了8%,而境内参与国债期货市场的机构,主要是证券基金和私募机构持有国债,最新的比例大概是7%。而股票方面,境外投资者大概是不到2%的水平。股票和债券都已经开放了,衍生品没有开放,金融期货开放目前来看慢了一步,无论是相对于商品还是相对于股票还是债券市场。